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杭锦后旗 >

杭锦后旗头道桥镇卫生院院长见死不救?

归档日期:03-12       文本归类:杭锦后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8月5日上午,家住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头道桥镇的郝玉莲拖着虚弱的身体赶往医院输液,自从老伴儿王文华去世后,她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郝玉莲说,老伴儿的死,让她心里一直有个疙瘩,而这和头道桥镇卫生院院长李存仁有关。本报记者8月4日赶往当地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3月20日上午,杭锦后旗卫生局合作医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前往头道桥镇联丰卫生室检查新农合医疗报销情况,此间,卫生室59岁的大夫王文华昏倒。见此情形,医疗办工作人员叫来附近头道桥镇卫生院院长李存仁帮忙,之后发生的事情让王文华的妻子郝玉莲心中不痛快。

  8月5日,记者在头道桥镇见到了郝玉莲。她说:“当天,我老伴儿昏倒后还能说话。李存仁进来后,我反复请求他给老伴儿量血压,救救他,但是李存仁摆着手,嘿嘿两声就带着卫生局的3个工作人员离开了。”郝玉莲介绍,王文华有高血压病,一直带病工作。当天,卫生局派人下来检查指导工作时卫生室还有其他病人,王文华一边配合检查,一边应对需要换药、拔针的患者,紧张忙乱中,他在诊断桌旁昏倒。

  郝玉莲说:“当时,我和另一名村民将老伴儿抬上床时,李存仁和卫生局的人都没伸手帮一下。当病人有生命危险时,李存仁作为一个医生,是不是应该先救人?”记者了解到,王文华因脑溢血被送往巴彦淖尔市医院治疗,于4月19日死亡。

  8月5日,记者采访了李存仁。他说:“杭锦后旗卫生局合作医疗办公室每年要对辖区内门诊报销工作进行检查和指导。当日,镇卫生院患者较多,我非常忙,突然接到旗卫生局工作人员的电话说联丰卫生室有人昏倒了,就借了一位大夫的车赶过去。到现场看到王大夫侧躺在地上,我就上前号脉,询问情况,他口齿不清地说头疼。我和王大夫共事过,知道他血压经常性高,初步判断是心脑血管病,而这种情况,我们基层卫生部门处理不了。于是,我和旗卫生局一名工作人员还有一名叫张根花的村民,一同将王大夫平移到了诊断室的床上,我抱头,他俩抱下身。随后,我给王大夫用了一片北京0号,并马上安顿其家属拨打120。我们在现场观察一段时间后,看到王大夫病情处于平稳,神智相当清楚,就离开了。”

  李存仁表示,当时镇卫生院还有几个年龄较大的心脑血管病人在输液,他出门后就回去处理医务。后来,他还给王文华家打电话询问了情况。但是,王文华的家属认为,如果李存仁回到镇卫生院处理医务的线名旗卫生局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也同时离开?他们至少应该留在现场提供一些基本帮助。

  王文华的事情,双方各执一词,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来到联丰卫生室进行采访。

  8月5日9时27分,今年69岁的杨文汉对记者说:“事发当日10时多,我来到联丰卫生室想买点儿治牙疼的药,见到当时病人挺多,就坐在诊断室门口的条椅上等待。当时,诊断室的门是开着的,王大夫昏倒后,确实是旗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给李存仁打的电话,但是李存仁来后,并没有对王大夫进行救治,就带着3名旗卫生局的人走了。”当天也在联丰卫生室输液的许翠花说:“3月20日上午,我来联丰卫生室看病,看到来了3个人,在王文华大夫昏倒后,他们中间有人打电话叫来了李存仁,郝玉莲让李存仁他们给王大夫量一下血压,救一救他,李存仁他们谁也没救,并且一块都跑了。”

  郝玉莲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杭锦后旗卫生局和杭锦后旗纪检委都关注了这件事,为了还原真相,他们也找了当天在联丰卫生室的患者做了证明。随后,郝玉莲将这些人提供她个人的证明拿给记者。记者看到,有8位当时在场的患者做了证明,他们分别为王贵明、许翠花、杨文汉、吴玉保、聂思荣、郭文亮、孙艳艳和郭子清,而这些人中,6人证明李存仁并没有施救就离开了。

  对此,李存仁说:“王大夫的妻子并没有向我求救,我也绝对没有摇摇手就走了。至于在场患者说我当时没有进行任何救治,我认为与事实不符,其中张根花提供的第一手资料是旗卫生局调查所得,和你们所了解的情况截然相反。”记者了解到,事发当日在联丰卫生室诊断室内,有两人,分别为张根花和王贵明,而事发时,在联丰卫生室就诊的患者有七八名。8月5日,当记者联系王贵明采访时,他告诉记者人在外地。

  8月5日10时许,记者在联丰卫生室见到了张根花。他告诉记者:“事发当日上午,我在联丰卫生室陪父亲看病,父亲输液时,进来3个人,一男两女,他们打开电脑,说是检查王文华的一些东西。他们争了几句,王文华突然跌倒在诊断桌旁,他们中有人就给镇卫生院打电话,一会来了一个人,看病的人说是李存仁,这时我出去办了点事,大约10多分钟后,我又回到卫生室,看到王文华的两个儿子回来了,李存仁和旗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已经走了。”

  然而,在一份由两名旗卫生局工作人员3月30日15时56分给张根花做的询问笔录中,张根花却明确说明:当时就诊的患者有七八个,旗卫生局工作人员检查工作时双方并未发生争执。王文华昏倒后,不让旁人扶他,李存仁到场后给王文华把了脉,随后,张根花抱腿,李存仁扶上身,卫生局的男同志抱腰,一起把王文华移到了诊断床上。过了20多分钟,李存仁和旗卫生局的工作人员才走。

  当记者质疑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时,张根花有些紧张地说:“当时,是李存仁给我打电话说,旗卫生局的工作人员要了解一下当天的情况,需要我做个证明,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影响,只是维护他们医院的形象,帮个忙吧!于是我就说了对他们有利的话。其实,有一段时间我并不在场。”

  李存仁则表示:“旗卫生局工作人员找张根花做笔录是我通知的,我只告诉他要实事求是地说说当天的情况。”王文华的家属说,张根花了解了事情的严重性后,主动与他们说明了情况,并且再次做了证明。记者见到了这份按有手印的证明,内容与张根花接受采访时所说基本一致,时间为6月13日。

  8月5日15时07分,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杭锦后旗卫生局局长杨占军。他说:“我记得非常清楚,3月21日一上班,头道桥镇卫生院院长和旗卫生局合作医疗办公室主任找我反映了情况。事发后,我们的工作人员就去调查了。同时,死者王文华的弟弟王文义也回村找了相同的人做证,证明材料内容却截然相反。我与王文华的家属沟通,希望找到杭锦后旗政府法制办解决此事,但被拒绝了。后来,旗纪检委介入调查,并且有了结果,但是王文华的家属不认可。他们要求,将李存仁免职,令其通过媒体公开道歉。关于这两点,我向王文华的家属明确回复说我做不到。”杨占军说他们也曾主动和王文华的家属协商,说从旗民政局争取点儿经费救济一下他们,但被拒绝。

  旗卫生局提供的旗纪检委《关于王文义反映旗卫生局工作人员及头道桥镇卫生院院长李存仁有关问题的初查报告》显示,调查组建议由旗卫生局依据卫生部门有关规定,就李存仁等4人在救护车未到之前离开联丰村卫生室的行为,认定是否承担相应责任。对此,杨占军明确回答:“没有责任。”

  旗卫生局出具的《关于患者王文华突发疾病后在村卫生室医疗救治过程的初步讨论意见》称:经初步分析讨论,我们初步认为,旗卫生局工作人员和镇卫生院院长李存仁与患者的发病无决定性的直接因果关系。旗卫生局工作人员在王文华发病后已经尽到了必要的救助义务,在镇卫生院医生到来后离开村卫生室并无不妥。李存仁作为镇卫生院医生,如果在救护车到来之前能对患者的病情变化再进行进一步观察、作出相应的处理会更妥。

  8月6日,王文华的家属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当日上午,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杭锦后旗卫生局将联丰卫生室的合作医疗网络关闭,导致他们无法正常营业。(记者侯 锐)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文链接:http://angelpoop.net/hangjinhouqi/171.html